采访中国人 Interview in China -Ma Yifei

caifangzhongguoren_mayifei

Q:你叫什么名字?
A:我叫马翼飞。
Q:你是哪里人?
A:我是辽宁沈阳人。
Q: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家乡好吗?
A:沈阳是辽宁的省会,基本上四季分明,春天的时候比较短,夏天比较长、比较多暴雨,秋天的时候枫叶也会红,但是没有香山的红叶那么有名,最有特色的应该是冬天。沈阳的冬天经常下起皑皑白雪,无论是小孩子还是中年人还是老人都能在雪天里找的自己的乐趣。有两条河横贯沈阳,一条是辽河,一条是浑河,经常会有养狗的户主带着狗下水游泳。沈阳是个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好城市。
Q:那沈阳有什么好吃的可以介绍给大家吗?
A:沈阳的好吃的基本上是集中在四个塔附近,有东塔、西塔、南塔和北塔。西塔附近基本是朝鲜族的聚居地,里面常有一些朝鲜冷面呀韩式烤肉呀这类的风味特色;南塔是比较早的一个居民区,因此多以那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吃闻名,比如像铁板鸡架,也不算名不见经传但一般别的地方不太会吃,还有些什么油炸素丸子;北塔的话基本上算是狗肉,因为东北吗,以前是少数民族过来的民风比较彪悍,所以也会吃一些奇奇怪怪的肉,比如像狗肉;东塔的话就基本上是东北菜比较多,就像什么锅包肉呀杀猪菜呀一锅粗呀,基本上就是集中在东塔附近。
Q:你现在是大学生还是研究生?
A:我研二,开学研二。
Q:可以介绍一下你的研究生生活吗?
A:研究生生活跟本科生生活比起来最大的就是学习的自主性增加了,它的课比以前要少,很多程度上要靠你和导师沟通、去图书馆读书,然后自己主动去各个大学去听一些教授的讲座,然后利用现有的资源,无论是你同学的还是国图的还是社科院的来丰富你自己的知识储备。然后跟本科生相比,研究生它的学习更有目的性,比起广泛地增长知识,研究生它在一个方面要求你更有深度和精度。这是我对研究生学习的一些看法。
Q:除了学习以外,还有别的吗?你打工吗?还有,其他的业余生活怎么度过?
A:我研究生期间在一家叫童趣出版公司的公司实习过三个月,基本上是给小朋友们做一些可以扩展视野的儿童读物,体会到了上班族的辛苦。
Q:除了打工之外呢,你和朋友们会怎么度过校园生活?比如说会去唱歌吗?一起喝酒呀,一起上街买东西。
A:会。基本上我们本科同学和高中同学是两周聚一次,这样的话一个月四周,基本上每一个周六周日都会有安排。我们通常就一起吃饭,吃完饭之后去唱唱KTV,如果没有订到合适的包间的话我们就去看电影,或者去逛逛公园。
Q:逛公园通常会在北京逛哪些公园比较有意思?
A:不要门票的紫竹院公园是首选。
Q:其他的还有吗?
A:其他的如果是樱花节的话,可能会去玉渊潭。然后要是想看一些比较大的花卉展,可能会去植物园,或者今年5月18号新开的丰台的园博会。
Q: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A:啊,已经有了。
Q:你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人呢?
A:是一个蛮固执的人,不过因为意志力要比我坚强,所以很多情况下都是我让步。
Q:他也是研究生吗?
A:已经工作了。
Q:那你们通常干什么?
A:我们通常干什么?去动物园看大熊猫吗?并没有这样。但我们会一起去天文馆,因为天文馆每隔两个月会换新的球幕电影,所以“在地上也能感受星空的浪漫”,就这样子。
Q:怎么认识的?
A:是参加人大的活动,人民大学的活动,他的朋友在人民大学,然后刚巧我的朋友也在人民大学,就这样认识了。
Q:他会给你制造一些浪漫吗?
A:说到这个,我给大家讲一个特别搞笑的故事。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我男朋友他就过来了,然后在后备箱里本来是放了花,但是他并没有说里面放了花,直接就跟我说:“我胃疼,我疼得不行,你去后备箱里给我拿胃药!”当时我就心想:“谁会把胃药放后备箱里呀,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但是因为我要保持中国民族女性的那种温柔的姿态,我就说:“好吧,我去后备箱里给你拿胃药。”我打开后备箱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大束鲜花,完全没有感到惊喜,只感到了愤怒。
Q:于是你男朋友是怎么反应的?
A:他就一脸“我设计了这样浪漫的情景,你应该觉得感动吧?你怎么不感动呢?你不感动你肯定不对劲儿。”所以我就想了一下说:“啊,花很漂亮。”
Q:那你完成研究生的学业之后是选择工作呢,还是继续学习?
A:嗯。要看机缘吧,要是我个人来说,还是蛮喜欢学校的环境的,要是有继续读下去的机会肯定会继续读,但是也不会怎么样,也不会太强求,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
Q:如果婚姻和工作发生了冲突,你会选择保全哪一个?
A:先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问题本来是我用来刁难那个发声者的,这就是所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说婚姻和事业发生了冲突了的话,我可能不会那么执着于事业。因为我觉得事业这个东西也不是说你就一定要在一个行业能做出怎样的成绩,而是如果你自己是个有能力的人,你在哪个行业里都能开创出你自己的一片天地。我是这么想的。
Q:那作为80后……
A:对不起,我90年,既不是80后也不是90后,耶。
Q:作为90后的开端,你工作观和爱情观分别是什么?
A:重复问问题的人你不无聊吗?
Q:请严肃回答。
A:嗯。80后,不对,身为90年的我因为正好在80和90的过渡期间,所以也没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爱情观和工作观。基本上还是老辈的传统吧,你要是跟谁在一起组建了一个家庭,就不要因为自己的任性轻易说出“不要在一起”这种话。工作上面的话,就是“苦干”,没有什么投机取巧的方法。就这样子。
Q:那你考虑过什么时候要孩子吗?
A:那到没有。
Q:结婚还没说呢。
A:对呀,这是多么危险的话题呀,先不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Q:你考虑过结婚吗?
A:婚姻的话也是水到渠成吧,我个人就是觉得与天斗与地斗不会其乐无穷,只能自讨苦吃。所以也就是瓜熟蒂落,那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不在我控制范围内。
Q:你想过要什么样的婚礼吗?
A:婚礼?其实婚礼很麻烦,没有想过,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不办婚礼,但是也要考虑到父母的意愿。
Q:你们将来打算在哪个城市生活?
A:物产丰富,然后生活压力不要太大。
Q:所以不一定选择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
A:对,不一定选择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大城市。
Q:那还有哪些小的城市你觉得好?
A:如果成都不地震的话,是非常喜欢成都的。其次可能是苏州,苏州因为经济也发达,然后人文气息也蛮浓厚的,食物也很好。
Q:那你男朋友的工作怎么办?
A:我感受到了提问者的恶意。这个也要看机缘吧,也不是说我想在哪儿就在哪儿的,如果真的让我定一个我可以生活的城市的话,我可能还更希望在迪拜呢,谢谢。
Q:你是宿命主义者吗?总是要看机缘。
A:嗯,差不多……如果说宿命主义者,我并不相信我的命是由什么定的,我只是觉得人和这个社会或者这个宇宙来相抗衡,你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去反抗没有什么好处。
Q:换下一个话题吧。
A:谢谢,相信我的世界观已经给大家带来了很多冲击和震撼。
Q:听说你下个学期要去日本留学?你对日本有什么印象吗?
A:嗯!我马上要过去了,要给各位老师添麻烦了。先在这里跟老师们说一声“谢谢”。其次的话,我因为比较喜欢看日本作家的书,也喜欢看日本的动漫,所以对这个国家还是蛮向往的。到那儿的话,希望可以亲身地体会到其中的民族的性格,或者说其中文化里面那种“物哀”的成分。而不是简单地从书面上,隔着文字来感受一些东西,所以在各个方面都是很期待。
Q:你喜欢日本作家的作品吗?你比较喜欢哪些作家的作品?
A:其实我最喜欢一个叫森见登美彦(morimi tomihiko)的,但是日文是moriken? 不太会说。他是京都大学出来的一个作家,然后最有名的应该是《太阳之塔》和《四叠半神话大系》,还有一个叫《有顶天家族》,uchotenkazoku。那里面讲的京大生、他们、他们的生活,或人生观跟、跟那些每天蝇营狗苟的人不太一样,所以我很是向往。
Q:那你想去日本的哪些地方?
A:最想去的,首先最想去的大阪就已经在了嘛,因为大阪是丰臣秀吉他发源的地方,我对这个人也是很尊敬的。然后其次就是京都,京都离大阪也很近,也可以看那个火烧大文字,还有京都的祗园祭都很期待。
Q:你对日本的饮食有没有期待?
A:啊,有的。据说拉面跟各个国家的都不一样,尤其是那个豚骨拉面很是正宗,所以我到那儿第一餐一定要吃豚骨拉面。其他的像章鱼烧那就不用说啦,一定是到大阪要去吃那个。其次像寿司或者生鱼片,也想尝试一下。还有一个叫宇文字烧这样的东西,也很好奇。
Q:除了日本以外你还想去别的国家吗?
A:想去挪威。
Q:为什么呢?
A: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的一个童话作家,就是写《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那位,他还有很多其他的作品,其中一个就是介绍在挪威的森林里有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女巫。那篇文字很优美,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一直想去看一次。第二个有一本小说,相信大家都知道,叫《挪威的森林》。那个里面,我也希望可以站在挪威的森林边上看见阳光照射在古井里,然后带我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以上是想象。
Q:别的国家还有吗?
A:基本上如果不怕危险的话,还想去一次印度。
Q:为什么呢?
A:也是可以说出两个原因吧。我也比较话唠,我才发现。第一个是,作为还保存着脉络的文明古国,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印度,所以想看一下从一个文明古国来的人,站到另外一个文明古国中,会不会感受到一些其他国家不会带来的东西。另外一个原因也是有一本小说,我也算是文学少女,另外有一本小说叫《深河》。《深河》里就讲了一群来自各个国家的人,站在恒河边,看他们净化尸体。无论是生人还是死者都同饮一条水的那种情形,我也是被震撼到了,所以想亲自感受一下。
Q:如果你中了大奖,你最想做什么?
A:存起来。慢慢花。
Q: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实现的梦想,用这笔钱来完成的吗?
A:完成的话……要是说,想干的事儿,我确实想有一个自己的图书馆。但是这笔钱开支就很大了。你首先每年有那么多新作,你还得有收集的想要的古书的善本,然后你还得有个地方来放你想要的那么多书,所以我觉得多少钱都不够用。贪婪。

  • このエントリー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中国語学習ジャーナル編集チーム

中国語学習ジャーナル編集チーム

投稿者プロフィール

『中国語学習ジャーナル』の編集チームは氷野善寛・紅粉芳惠・服部浩之・清原文代で構成されています。

この著者の最新の記事

関連記事

コメント

  1.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はありません。

  1.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ありません。

ブログアンテナ

Twitter

ピックアップ記事

  1. toplog-itc
  2. toplogo_xuexiao

連載一覧

  1. xiaochen_toplogo

    【連載】小陳の中国よもやま話

  2. toplogo-surikomi5

    【連載】すり込みファイブ

  3. toplogo-otsuka

    【連載】大塚犬のちょこっとチャイナレポート in Japan

  4. toplogo-dekiru

    【動画】初級テキスト『できる!中国語』会話文映像

  5. 15mini_toplogo

    【連載】15分チャイニーズ

  6. clinic_toplogo

    【連載】中国語医療通訳トレーニング

  7. toplogo-takujo

    【連載】宅女の部屋別宅

  8. toplogo-jiaokeshu0001

    【リレー連載】私の教科書作り

  9. itctoplogo_0001

    【連載】プチIT中国語学習

  10. 中国語Q&A

    【連載】中国語Q&A

投稿の全記事数: 823件

こんな記事はいかが? raokouling0006中国の早口言葉-长虫...

ページ上部へ戻る